Global Easy Forex is the website that help you know how to start trading forex and related topic financial discussion and news

Start Trading Forex Now! 立即开始外汇交易! ابدأ تداول الفوركس الآن! Начать торговую валюту сейчас! เริ่มเทรดหุ้นฟอร์เร็กซ์ได้เดี๋ยวนี้! Bắt đầu giao dịch ngoại hối ngay bây giờ!

Discussion about Forex Trading. 关于外汇交易的讨论 مناقشة حول تجارة الفوركس Обсуждение Торговля на Форекс พูดคุยเกี่ยวกับการเทรดหุ้นฟอร์เร็กซ์ Nói về giao dịch ngoại hối

Make Forex learning easy! 让外汇学习变得简单! جعل تعلم الفوركس سهل! Сделайте обучение Forex легким! ทำให้การเรียนรู้หุ้นฟอร์เร็กซ์เป็นเรื่องง่าย! Làm cho việc học ngoại hối thật dễ dàng!


Recent Posts

1
Тренер объяснил, почему Васнецова пропустила пасьют на этапе КМ в США

Тренер женской сборной России по биатлону Сергей Коновалов объяснил, почему Валерия Васнецова не вышла на старт гонки преследования на 10 км на восьмом этапе Кубка мира по биатлону в американском Солт-Лейк-Сити. Читать далее

Source: Тренер объяснил, почему Васнецова пропустила пасьют на этапе КМ в США
2
Лишение повязки, пропуск матча и нападение на жену: что известно о ситуации с футболистом «Интера» Икарди

Накануне встречи с «Сампдорией» неизвестные забросали камнями автомобиль, в котором находились жена аргентинского форварда миланского «Интера» Мауро Икарди Ванда Нара и дети футболиста. Ранее игрок лишился капитанской повязки и не попал в заявку на матч Лиги Европы с «Рапидом». О возможных причинах конфликта — в материале RT. Читать далее

Source: Лишение повязки, пропуск матча и нападение на жену: что известно о ситуации с футболистом «Интера» Икарди
3
Мертенс обыграла Халеп в финале турнира WTA в Дохе

Бельгийка Элизе Мертенс одержала победу над румынкой Симоной Халеп в финале турнира Женской теннисной ассоциации (WTA) в катарской Дохе. Читать далее

Source: Мертенс обыграла Халеп в финале турнира WTA в Дохе
4
Forex News 外汇新闻 / 麦克法夸尔:文革起源的探索者
« Last post by EnLong12 on Today at 12:04:38 AM »
麦克法夸尔:文革起源的探索者

更新于2019年2月14日 06:24许成钢:文革结束40年了,但学界的研究仍然是肤浅和有局限的。在有限的研究成果中,麦克法夸尔的贡献不可磨灭。



2月11日,著名历史学家、哈佛大学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中国研究中心前主任,国际上最有影响力的文革史学者罗德里克•麦克法夸尔(Roderick MacFarquhar,1930.12.2-2019.2.11)教授在家中辞世,享年88岁。虽然早听说他身体不好,消息传来,我仍然被从天而降的震惊和沉痛所笼罩,久久不能释怀。尽管悲伤难抑,但是我知道此时此刻,缅怀故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一篇文章来纪念他。我在哈佛大学读博士的时候,麦克法夸尔是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的主任。那时我和费正清中心有密切的来往,因此与他和他周围的许多人相识。他是我的老师辈分,但我和麦克法夸尔有很多共同的地方:我们都是中国文革的亲历者,文革是我们的研究对象。当然,麦克法夸尔是国际上公认的研究文化大革命的最重要的学者。而我至今并没有发表学术性的对文革的直接研究。麦克法夸尔是费正清的学生。他对文革的研究就得到了费正清的高度关注。在他力荐之下,麦克法夸尔成为了哈佛大学的教授。早在文革进行期间,海外学术界就已经开始了对文革的研究。费正清的《美国与中国》(The United States & China)的第十六章《第二次革命》(即文革),可能是中外最早的研究文革的学术篇章。麦克法夸尔与费正清合编的《中国革命中的革命:1966-1982》,是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历史、文学多个领域中国问题专家在哈佛召开的文革学术会议的文集,大体反映八十年代末海外中国问题专家研究文革的水平。传统上,每年哈佛大学最受本科学生欢迎的课都是经济学的入门课,但是麦克法夸尔在八十年代中后期开设的“文化革命”这门课,连续几年居然成为哈佛大学本科生里最受欢迎的课。来听课的学生爆满,以至于要到剧场里去授课。在这门课上,他播放大量的原始的文革纪录片片段(包括天安门广场的疯狂,破四旧的残暴,夺权的内战,等等),邀请多个来自中国、经历过文革的博士研究生当助教。因为文革既是我的社会科学的学术生涯的起点,也是我的研究对象,我对文革的研究有很强的自己的看法。所以我选择不参与这门课程的助教工作。许多当年麦克法夸尔的助教,后来成为著名学者。其中好几位一直都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比如香港科技大学社会学系丁学良教授、现任麻省理工斯隆商学院副院长的黄亚生教授、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裴敏欣教授,等等。在海外学术界影响最大的文革研究文献,当属麦克法夸尔毕其学术生涯之功写成的两部巨著:《文化大革命的起源》三卷本(The Origins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The Coming of the Cataclysm 1961-1966),和2006年与沈迈克(Michael Schoenhals)合著的《毛最后的革命》(Mao’s Last Revolution)。《毛最后的革命》遵循学术标准,力求客观,被学术界公认为最好的文革通史。《起源》一书系统记录了文革前十年的重要政治和经济事件,是迄今为止以理解文革为目的、讨论发起文革前十年重大历史事件的最重磅著作。该书将大量历史文件组织在一起,对文革和中国当代政治历史的研究做出巨大贡献。但是,该书过于集中在记录领袖人物的文字、谈话和媒体报道上,缺少对制度的分析和理解,尤其缺少对中国极权制性质的基本认识和分析。这是很多文革研究,尤其是海外中国问题专家关于文革著作中的通病:很少关切和讨论苏共对中共建设和性质的决定性作用,包括在中共建党时期;在五十年代对中国建立极权制度的作用;以及苏联-中国极权制的基本特点。多数学者缺少对极权制的基本理解,缺少对极权制在中国的基本理解,看不到苏共极权制与文革极权制的共性,而是过高判断了中苏分歧、冲突等方面的作用。不了解极权制的性质,就无法理解中共大量的前后自相矛盾的政策。例如1946年相对于1956年、1954年相对于1958年。最重要的是,许多海外中国问题学者无法分辨什么是事实,什么是宣传。此外,多数著作集中关注笼统的现象,缺少对社会内部问题的了解和分析。费正清在《美国与中国》讨论文革一章的第一句说:“从1962年到毛去世的1976年9月,是我们最不了解的时期……因为这时期发生的事件如此怪异,而且使得我们这些外部观察者如此困惑(它们也困惑中国国内的人)”。这句话至今仍然正确。这些通病作祟,导致很多外国学者对文革这个极其复杂领域的研究有失偏颇。虽然依赖于大量的文献,但是《起源》一书对中国建立和巩固极权制的重大事件所做出的解释却有悖于历史事实的真相。例如,第一卷第四篇《反右运动》,既没有记录也没有关心反右运动中最核心的问题,即各民主党派挑战中共四十年代做出的与民主党派实行“联合政府”以及有限的宪政制度的承诺,而是将阐述的重点置于毛泽东和刘少奇在反右问题的矛盾上。误把毛泽东设计的“引蛇出洞”的阳谋,以及为了“引蛇出洞”而投放的诱饵和噪音当成真相,当成“他内心……所发生的变化”(中文版第261页)。与此相似,书中关于大跃进的讨论非常精彩,但忽略了此前极权制的巩固和强化、反右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对党内的专制的加强(包括要求周恩来在全党面前检讨等)等诸多核心事件,而这些恰恰是发生大跃进的前提。所有这些都是文革起因的重要部分,直接关系到对文革的性质和对毛的性质的理解。因为学术观点不同,作为尊重师长的学生,我和已是著名教授的麦克法夸尔之间没有很深的交道,只有互相尊重的来往。但是,我与麦克法夸尔的关系中,有一些有趣的经历。在麦克法夸尔的著作中,引用一个重要的证据,证明毛泽东跟刘少奇之间的严重冲突,早在1956年或之前就产生了。 这个证据引用的不是别人,恰恰是我父亲的话(第一卷289页;第390页)。1957年,我父亲(许良英)被打成右派。作为中国科学院最大的右派,《人民日报》1957年7月底8月初两次刊文批判他。指责他制造党中央分裂的谣言,称毛泽东主张百花齐放而刘少奇、彭真等反对毛。而麦克法夸尔则引用了《人民日报》中揭露批判我父亲的原话作为证据,证明毛与刘早在五十年代中后期就有冲突。为此,麦克法夸尔委托同事与我父亲有过当面交流,也有过直接的通信来往。我父亲曾写了很长的信向麦克法夸尔解释反右运动前后发生的事情,以及证据。我父亲说,他在1957年讲过的那些话,是他在被欺骗的情况下说的,不能作为证据。他认识到自己当时是受骗上当的根据,是后来知道毛泽东自己亲口讲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引蛇出洞”的阳谋,而反右运动是“引蛇出洞”的结果。因此,他希望麦克法夸尔不要引此为证。六十多年过去了,今天的证据清楚确凿,在反右运动上,毛泽东跟刘少奇、邓小平等之间并没有矛盾。但那时,麦克法夸尔坚持认为,我父亲1957年讲的话反映的是重要事实,因此坚持引用当年《人民日报》刊载的、我父亲的那些话作为证据。有趣的是,他们俩为此争论不下的这段时间,在1988年底,我作为大陆留美学生去台湾访问。那是两岸之间第一次交流,因而颇受关注。回到哈佛之后,麦克法夸尔在费正清中心主持过一场跨学科的学术会,由我们三个从台湾回来的大陆同学钱颖一、裴敏欣和我,报告和讨论相关问题。我注意到,麦克法夸尔和他的同事提到我的时候,称我为“the son”,意指与他争论的许良英教授的儿子。现在想起来,真是忍俊不禁又令人感慨。我不仅对麦克法夸尔非常敬重,而且在费正清研究中心有很多紧密的合作关系,有许多共同的朋友。他的妻子,一位非常有成就的著名的记者,英年早逝。在她病重期间,我还曾去医院里看望过她。值得一提的是,麦克法夸尔本人也曾经是个重要的记者。麦克法夸尔对文革的研究之所以做得如此出色,背景之一是文化革命期间,他曾是驻北京的记者。一方面,作为杰出的记者,他大量收集跟文化革命相关的信息;另一方面,他也亲自目睹了文化革命的疯狂和残暴,这是极少数的外国人能经历的。虽然文革已经结束40年了,但学界对文革的研究仍然是肤浅和有局限的。在有限的研究成果中,麦克法夸尔的贡献不可磨灭。虽然我与他的一些看法不同,但这些仅限于学术分歧,而在学术领域,学者之间的分歧是常态。无论作为人,还是作为学者,在我心目中,麦克法夸尔都令人极其尊重。斯人已逝,言犹在耳。江湖中从此少了一位谈笑风生的智者,惟有幽思长存。(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Source: 麦克法夸尔:文革起源的探索者
5
Forex News 外汇新闻 / 中美在北京恢复贸易谈判
« Last post by EnLong12 on Today at 12:04:38 AM »
中美在北京恢复贸易谈判

更新于2019年2月15日 06:56市场对于两国能够避免贸易战升级变得更加乐观,但双方围绕中国企业享受政府补贴、产业政策和国有银行支持等问题仍存分歧。



中国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昨日在北京恢复贸易谈判。市场对于他们能够避免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升级变得更加乐观。然而,尽管围绕此轮谈判的乐观情绪本周推动中国股市走高,并帮助欧洲股市昨日触及三个月高点,但分析人士警告称,双方距离达成协议仍存在重大障碍。对于最迟在3月1日达成协议,最大障碍是围绕中国企业享受政府补贴、产业政策和国有银行支持的分歧。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胁称,如果不能在截止期限之前谈拢,将把针对大约一半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提高一倍多。特朗普和莱特希泽一再表示,北京方面必须彻底改革或取消此类支持计划。特朗普在本月发表的国情咨文演讲中誓言,终止贸易战的任何协议都必须包括“结束不公平贸易行为的真正结构性变革”。美国官员们主张,中国的补贴扭曲了世界各地的市场和竞争。在去年发布的两份有关中国据称存在的不公平贸易行为的报告中,莱特希泽挂帅的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S Trade Representative)将大部分批评集中于北京方面支持在境外投资或经营的企业,并致力于推动开发电动和其他“新能源”汽车。中国谈判代表则希望,特朗普(他下月也许会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能够同意这样一项贸易协议:专注于中国购买更多美国大宗商品,并为美国企业扩大市场准入,但不要求改变国家主导的中国经济的运作方式。尽管莱特希泽提出,支持中资企业的境外业务“削弱了美国公司在公平环境下参与全球市场竞争的能力”,但刘鹤没有让步迹象。据听取了谈判简报的人士透露,刘鹤的谈判团队已表示愿意提高北京方面各种补贴制度的透明度,但不愿废除或大幅修改美国瞄准的任何政策。在许多中国官员和分析人士眼里,特朗普政府要求的艰难结构性改革意在破坏中国成功的经济发展模式。“美国不应该要求中国按照它自己的体制来改变法律和政治经济制度,”中国人民大学的金融专家贾晋京在北京表示。“中国国有经济的(首要地位)是写入宪法的。如果你承认中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你就应该承认它有权具备自己的特色。”双方在这类“结构性”问题上的立场鸿沟,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露无遗。该报告指责中国没有遵守世界贸易组织(WTO)对政府补贴计划的披露要求。即使刘鹤愿意、并且能够对所有中央和地方政府补贴进行莱特希泽认可为符合WTO规则的会计披露,在3月领导人峰会之前谈判对其中任何一项进行重大改革,也将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挑战。刘心宁补充报道译者/何黎

Source: 中美在北京恢复贸易谈判
6
中国游客在澳大利亚:中产新富和文化鸿沟

VICKY XIUZHONG XU2019-02-15 17:23:37上个月,一队中国旅行团为了在海港大桥和悉尼歌剧院前自拍,跑了七个地方。
CANBERRA, Australia — The Chinese tourists found Parliament House, one of Australia’s most enduring national symbols, well . . . underwhelming.澳大利亚堪培拉——中国游客发现,国会大厦这座澳大利亚经久不衰的国家标志之一,嗯......并没有那么惊艳。“County-level governments in China have fancier buildings. Am I right?” said Jimmy Zhao, a Shanghai-born tour guide, who last month led a group of 55 tourists mostly from China, but also Malaysia and Singapore, on a four-day bus tour of Australia’s East Coast.“中国的县政府大楼都更高级。对不对?”上海出生的导游吉米·赵(Jimmy Zhao)说,上个月他带领一个有55名游客的旅行团在澳大利亚东海岸进行了为期四天的巴士之旅,游客大部分来自中国,但也有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人。The group giggled and agreed with Mr. Zhao’s assessment, but they were also impressed that, unlike in China, anyone could walk into the heart of Australia’s government. When Mr. Zhao, 53, pointed out a bathroom used by a former prime minister, one tourist sprinted off to experience the V.I.P. urinal.团员们咯咯笑着同意赵导游的评价,但是,与中国不同,任何人都可以走进这座澳大利亚政府的心脏,这一点也令他们印象深刻。53岁的赵导游指出一个卫生间曾被前总理使用过,一名游客飞奔而去,体验这个VIP级别的小便池。“Today we are all senators!” shouted another Chinese visitor.“今天我们都是参议员!“另一名中国游客喊道。Tensions between Australia and China are at an all-time high — spurred, in part, by accusations of Chinese meddling in Australian politics — but the rate of Chinese tourists visiting Australia is surging. The country hosted 1.3 million Chinese tourists in the year ending September 2018, more than the population of Australia’s fifth-biggest city, Adelaide.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紧张局势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部分是由中国干涉澳大利亚政治的指责引起——但中国游客访问澳大利亚的比率正在飙升。截至2018年9月,该国接待了130万中国游客,这超过了澳大利亚第五大城市阿德莱德的人口。
旅行团在悉尼的唐人街吃晚餐。在其他地方,一些游客抱怨西方食物不好吃,而且不提供热水。
And they spent a lot of money. Chinese visitors pumped 11.5 billion Australian dollars, or $8.1 billion, into the economy in the same period, accounting for more than a quarter of spending by international visitors, according to government statistics.他们还花了很多钱。根据政府统计数据,中国游客在同期内为该国经济注入了115亿澳元,约合81亿美元,占国际游客消费的四分之一以上。Australians are greeting the travelers with signs, menus and brochures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 but also a degree of confusion, skepticism and sometimes racism.澳大利亚人正在迎接这些旅行者,将告示、菜单和旅行指南翻译成中文——但他们也心怀一定程度的困惑、怀疑,有时还会有种族歧视。We spent four days traveling with a group of tourists, and spoke to others along the way. Many of the visitors had connections to Australia, including relatives who had moved there for work or school. Others were here for the clean air, warm weather and  Earnings-price ratiolife or to tick off seeing the Sydney Opera House from their bucket list. (The group visited seven different locations to snap photos of the Opera House and nearby Harbour Bridge.)我们和一群游客一起旅行了四天,并在途中与其他人交谈。许多游客与澳大利亚有某种联系,比如有亲戚移居这里工作或上学。其他人则为了清新的空气、温暖的天气和野生动物而来,或是为了打卡愿望清单中“看悉尼歌剧院”这一项。(为了拍摄歌剧院和附近海港大桥的照片,这个旅行团跑了七个不同的地点。)Ten years ago, mainland tourists were either very rich or government officials, said Mr. Zhao, the tour guide.赵导游说,10年以前,大陆游客要不就是有钱人,要不就是政府官员。Nowadays, visitors reflect China’s nascent middle class. Many of the visitors — newly rich but bound by tradition — are recent retirees, who sometimes find it difficult to accept a foreign country’s cultural mores.如今,游客反映了中国新生的中产阶级。许多游客是刚刚退休的人,他们前不久才富裕起来,但仍受传统约束,有时候很难接受外国的文化习俗。
在参观议会时,旅行团导游吉米·赵(中)两度被要求说话小声点。
Each stop on the tour gave the Chinese a chance to try new foods and interact with local people. But some stops were fraught with cultural misunderstandings.旅程的每一站都让中国人有机会尝试新食物并与当地人互动。但有些站点则充满了文化上的误解。At Parliament House in Canberra, where the trip began, the cultural divide was especially visible.堪培拉国会大厦是旅程的第一站,在这里,文化鸿沟尤其明显。Mr. Zhao tried to deliver a lengthy talk about politics as the visitors sat in the gallery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Around him, children ran around screaming, while women in large, colorful hats appeared interested mostly in taking countless selfies.游客在众议院的楼座坐下后,赵导游试图就政治展开长篇大论。在他周围,小孩们边跑边叫,而戴着五颜六色大帽子的女性似乎只对没完没了的自拍感兴趣。Twice during Mr. Zhao’s speech, a Parliament security guard asked him and the group to keep their voices down. Twice they ignored him. Later they wondered if the guard would have similarly reprimanded a group of Western tourists.在赵导游讲话过程中,一名议会安全警卫两度要求他和旅行团压低嗓门。他们都不予理会。后来,他们琢磨着警卫会不会同样去训斥一群西方游客。“Big Uncle Xi was invited here to give a speech four years ago,” Mr. Zhao said, using a nickname for President Xi Jinping of China. “That was historic and proved that China is now more developed and valued.”“习大大四年前受邀来这里演讲,”赵导游说,他用了中国主席习近平的昵称。“这是历史性的,证明中国现在更发达、更受重视了。”
在其中一站,游客们观看剪羊毛表演,展示配有普通话翻译。
At other times, cultural differences also created difficulties when it came to eating — or more precisely, drinking.另一些时候,文化差异也会在饮食方面带来麻烦,或者确切地说是饮水。Chinese regularly drink hot water. But Australians, particularly at the height of summer, prefer it iced.中国人一般爱喝热水。但澳大利亚人更喜欢冰水,特别是在盛夏时节。In the Gold Coast, a 77-year-old grandmother said she had not taken her medication all day because she could not find warm water. Another woman complained that a cafe would not give her hot water with which she could cook her own instant noodles.在黄金海岸,一位77岁的老奶奶说,她一整天都没吃药,因为找不到热水。另一位女性抱怨称,咖啡馆不给她提供热水泡面。“I can’t stand Western food, so I brought my own,” she griped. “Why can’t you just give me some water?”“我受不了西方食物,所以自己带了吃的,”她发牢骚道。“为什么就是不能给我些热水呢?”Elsewhere, Australians were more accommodating. At a sheepshearing show at Paradise Country, a farm-themed park in the northeastern state of Queensland, a Mandarin interpreter sat with the visitors and translated a series of heavily accented Australian farm jokes.在其他地方,澳大利亚人则更随和。在昆士兰州西北部农场主题公园天堂农庄(Paradise Country)的剪羊毛秀中,普通话译员坐在游客一旁,翻译了一连串带着浓重口音的澳大利亚农场笑话。
游客们对澳大利亚洁净的水和空气印象深刻,这在中国大城市难得一见。
In another part of the park, a Mandarin-speaking photographer took pictures of tourists cuddling a koala bear.在公园另一处,一位讲普通话的摄影师拍了游客抱着考拉的照片。But the group was also confronted by Australians who did not want them there, or who wanted to use the group’s distance from Chinese government censors to deliver a barbed political message.但旅行团也遭遇了不欢迎他们的澳大利亚人,或者那些人是想借着旅行团远离中国政府审查的机会,传递讽刺性的政治信息。At one point during the trip, a Newbie trader white man was spotted wearing a T-shirt that read, in black Chinese characters, “I hate Chinese people,” though it was unclear if the man even knew what his shirt said.在旅行途中,人们发现一位年轻白人男子穿着的T恤上用黑色汉字写着“我恨中国人”,虽然不清楚此人是否知道那是什么意思。Outside several tourist attractions, the group encountered members of Falun Gong, a religious practice outlawed in China. The movement’s members intentionally staked out areas they knew would be visited by Chinese tourists and said they were there to tell “the truth about the Communist Party.”在几处旅游景点外,旅行团遇到了法轮功成员,这一宗教习俗在中国被宣布为非法。该运动的成员刻意出现在他们知道中国游客会到访的区域,称他们在那里是为了讲出“共产党的真相”。“None of us wish to speak to them,” said Runjuan Lu, 54. “We have a good life now. We have our pension. Without the Communist Party, we won’t have this life.”“我们大家都不想跟他们说话,”54岁的卢润娟(音)说。“我们现在生活好了。我们有退休金。没有共产党,我们过不上这样的生活。”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Vicky Xiuzhong Xu @xu_xiuzhong.翻译:Shuhua、晋其角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Source: 中国游客在澳大利亚:中产新富和文化鸿沟
7
孤立、隐形和麻木:是枝裕和电影中的日本阴暗面

MOTOKO RICH2019-02-15 16:27:38是枝裕和在他位于东京的办公室里。
TOKYO — As befits a director whose movies chart the untidiness of Japanese family life, the office of Hirokazu Kore-eda is cluttered with piles of papers, books, photographs, videocassettes and CDs. But it’s the dozens of Frankenstein dolls perched around the room that really capture his emotional point of view.东京——是枝裕和的办公室堆满各种纸张、书籍、照片、录影带和CD,这对于一个描绘日本家庭生活凌乱一面的电影导演而言再适合不过了。但真正能捕捉他情感观点的,却是房间四处摆放的弗兰肯斯坦玩偶。“I love Frankenstein,” Mr. Kore-eda said, reverently. “He is just so melancholy.”“我爱弗兰肯斯坦,”是枝裕和恭敬地说,“他实在太忧郁了。”Mr. Kore-eda, 56, whose latest work, “Shoplifters,” has received an Oscar nomination for best foreign language film and has been a box office hit in Japan, specializes in stories about people who endure almost unbearable sadness.56岁的是枝裕擅长讲述那些承受着最难以承受之悲的人物的故事,他的近作《小偷家族》(Shoplifters)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在日本也票房大卖。In “Shoplifters,” which won the Palme d’Or at the Cannes Film Festival last May, a group of outcasts who live together as a family rescue a little girl from abusive parents and induct her into their clan of petty thievery. For a while, their ragtag clan seems more authentically connected than some families that share DNA. But — spoiler alert — ethical doubts late in the movie lead to a devastating rupture.去年五月赢得了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小偷家族》是关于一群像家人一样生活在一起的被抛弃的人。他们把一个小女孩从虐待她的父母手中救出来,将其带到了他们的小偷小摸团伙里。在一段时间里,他们衣衫褴褛的家族似乎比一些血亲家庭还要真正心意相通。但——当心剧透——在影片结尾,伦理上的疑虑导致了毁灭性的决裂。Mr. Kore-eda says his films represent an implicit criticism of modern Japan. They tackle themes of isolation and social invisibility, as well as the numbing of souls that can come with professional success.是枝裕和称,他的电影是对当代日本隐晦的批评。它们指向孤立和社会隐形性问题,以及可能会伴随事业成功而来的灵魂麻木。“Nobody Knows,” one of Mr. Kore-eda’s best-known films internationally before “Shoplifters,” is the story of four Newbie trader children abandoned by their mother in their small Tokyo apartment. In “Like Father, Like Son,” which won the Jury Prize in Cannes in 2013, two sets of parents learn that their 6-year-old sons were switched at birth in the hospital, leading to agonizing decisions that expose class divisions between the families and leave them psychologically battered.在《小偷家族》之前,是枝裕和最具国际知名度的电影《无人知晓》(Nobody Knows)是关于东京一个小公寓房间里,四名被母亲遗弃的孩子的故事。在获得2013年戛纳评委会大奖的《如父如子》(Like Father, Like Son)中,两对父母得知,他们6岁的儿子出生时在医院被调换了,从而引发暴露两个家庭的阶级区分、给他们带来心理创伤的艰难决定。“I don’t portray people or make movies where viewers can easily find hope,” said Mr. Kore-eda, during an interview in his studio in the Shibuya neighborhood of Tokyo. “Some people want to see characters who grow and become stronger over the course of a film. But I don’t want to make such a movie.”“我不去描绘那些观众能轻易从中找到希望的人物或制作这样的电影,”是枝裕和在他位于东京涩谷的工作室接受采访时说。“有些人想要看到角色在电影推进过程中成长并变得强大。但我不想拍这样的电影。”
电影《小偷家族》剧组,该片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提名。
“It’s such a lie,” he added. “And I don’t want to tell a lie.”“这简直就是谎言,”他补充说。“我不想说谎。”Mr. Kore-eda’s vision is starkly at odds with that of Japan’s leaders. With the economy enjoying modest expansion after decades of stagnation, Prime Minister Shinzo Abe, in a speech at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s annual meeting in Davos last month, pronounced a “long-awaited positive feedback cycle” and trumpeted Japan as having a “hope-driven economy.” 是枝裕和的看法与日本领导人明显不一致。随着日本经济在几十年停滞之后略有增长,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在上月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度会议上发表演讲,宣布了“期待已久的正回馈周期”,并大力宣扬日本是一个“由希望驱动的经济体”。Such rosy rhetoric belies the demographic challenges that Japan faces, with a declining and rapidly aging population and mounting labor shortages. It also overlooks the insecurity that many Japanese feel working in contract or part-time jobs with scant chance of advancement. A little over one in six people live in poverty. And those who hold full-time jobs are often forced to toil for such long hours that some of them are dying from overwork.如此乐观的言论掩盖了日本所面临的人口挑战,包括人口下降、迅速老龄化和不断加剧的劳动力缺乏问题。它还忽视了很多日本人干着合同工或兼职工作、几乎没有晋升空间,导致缺乏安全感的问题。略多于六分之一的人生活在贫困之中。而那些有全职工作的人则常常被迫长时间辛苦工作,以致于其中一些人过劳死。Against this backdrop, Mr. Kore-eda has diagnosed a society where local ties have weakened and nationalism is on the rise, particularly under Mr. Abe’s right-leaning government.在此背景下,是枝裕和诊断出这个社会的地方联系遭到削弱、民族主义正在抬头,尤其是在安倍右倾政府的领导下。So when, after he won the Palme d’Or, the country’s education minister invited Mr. Kore-eda for a congratulatory meeting, the director demurred.因此,在获得金棕榈奖之后,日本教育大臣邀请他参加一个庆功会时,遭到这位导演的拒绝。“I didn’t get the point of why they were trying to congratulate me,” Mr. Kore-eda said. “I don’t think it’s right for the government and moviemakers to get too close. So I wanted to keep a distance from the government.”“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祝贺我,”是枝裕和说。“我认为政府和电影人走得太近是不对的。所以我想与政府保持距离。”“Shoplifters” was made in part with government funding, and some critics on social media have bashed the director as anti-Japan or hypocritical. “You took the money and then say that you want to keep a distance” from the government, wrote one blogger. “What a convenient excuse you make.” On Twitter, Tsuneyasu Takeda, a conservative commentator, accused Mr. Kore-eda of being a “shoplifting director.”《小偷家族》拿了一部分的政府资助,一些人在社交媒体上抨击这位导演反日或虚伪。“你拿了钱,然后说要与政府保持距离,”一位博主写道。“这是个多么方便的借口。”在推特上,保守派评论员竹田恒泰(Tsuneyasu Takeda)指责是枝裕和是一名“小偷导演”。Mr. Kore-eda told an interviewer from Mainichi Shimbun, a Japanese daily, that he was grateful for the public money but viewed it as a subsidy from taxpayers rather than a grant from any particular administration.是枝裕和告诉日本日报《每日新闻》(Mainichi Shimbun)的记者,他对公共资金表示感谢,但认为这是来自纳税人的补贴,而非任何特定政府的拨款。
《小偷家族》的部分资金来自政府资助,这导致是枝裕和被批虚伪。
“If you think of culture as something that transcends the state,” he said, “then you understand that cultural grants don’t always coincide with the interests of the state.””如果你认为文化是超越国家的东西,”他说,“那么你就会明白,文化拨款并不总与国家的利益相吻合。”The son of a soldier who served in the Japanese Kwantung Army during World War II in the puppet state of Manchukuo in China, Mr. Kore-eda grew up attuned to the vagaries of class within his own family. His father, who was a Soviet prisoner of war in Siberia, hopped from job to job, an anomaly in the postwar era of lifetime employment.作为“二战”期间在中国傀儡政府伪满洲国日本关东军服役的士兵的儿子,是枝裕和从小就适应了自己家庭中变幻莫测的阶级。他的父亲曾在西伯利亚当过苏联战俘,后来从一份工作跳到另一份工作,这在战后终身雇佣时代是一个反常的现象。Mr. Kore-eda remembered visiting his father at work at a chemical factory on the outskirts of Tokyo, anticipating that he would observe him dressed in a lab coat mixing compounds in test tubes. Instead, Mr. Kore-eda found his father on the factory floor, wearing a jumpsuit covered in oil stains.是枝裕和记得曾去看望过在东京郊区一家化工厂工作的父亲。他本以为会看到他身穿白大褂,把试管里的各类化合物混合在一起。相反,他发现父亲躺在工厂地板上,穿着布满油渍的连衣裤。“I could tell he was not well treated or respected in the company,” said Mr. Kore-eda, who is now married with an elementary school-age daughter. “It was really shocking, and after coming home I could not really tell him how I felt about him. I felt pity for him.”“我能看出他在公司没有得到良好对待或尊重,”是枝裕和说。他已婚,有一个在读小学的女儿。“那真让人震惊,回家后,我没法实话告诉他我对他的感受。我替他感到难过。”His mother, who had grown up in a wealthy family, ended up supporting her children when her husband could not find or keep a job. She worked at a recycling factory and a cake-making plant. Mr. Kore-eda said his two older sisters had warned him not to talk about their mother’s work history, out of embarrassment.他的母亲出身富裕家庭,结果却因丈夫找不到或保不住工作而出去挣钱养孩子。她曾在回收工厂和蛋糕厂工作。是枝裕和说,他的两位姐姐因感到难堪,曾告诫,不要谈论母亲的工作经历。She nourished a love of movies in her son, watching Western films starring her favorites, Vivien Leigh and Joan Fontaine, on television with him after school.她培养了儿子对电影的热爱,放学后会跟他一起看电视上由她的最爱——费雯丽(Vivien Leigh)和琼·芳登(Joan Fontaine)——主演的西方电影。But it was Mr. Kore-eda’s father who ultimately supported his decision to pursue a career as an artist. His mother urged him to find more stable employment.但最终支持是枝裕和追求艺术生涯的,却是他的父亲。母亲当时敦促他找一份更稳定的工作。
去年五月,是枝裕和在戛纳电影节手持金棕榈奖。
At Waseda University in Tokyo, Mr. Kore-eda started out intending to become a novelist. But he watched a lot of Japanese television dramas and considered switching to screenwriting. He often cut class to go to the cinema to watch movies by Italian greats like Rossellini, Fellini and Visconti.在东京早稻田大学(Waseda University),是枝裕和起初想要成为小说家。但他看了很多日本电视剧,考虑转去做电影编剧。他常翘课去电影院,看罗西里尼(Rossellini)、费里尼(Fellini)、维斯康蒂(Visconti)这样的意大利大师的电影。“It’s a bit cringy to say,” he said, a trace of a smile emerging from his salt-and-pepper stubble.“说起来有点难为情,”他说道,花白的胡茬上浮现出一丝微笑。After graduation, he started out making documentaries, but switched to fictional, feature-length films in 1995 with “Maborosi,” the story of a woman recovering from the suicide of her husband. Stephen Holden, writing in The New York Times, described it as “a pictorial tone poem of astonishing visual intensity and emotional depth.”毕业后,他一开始是拍纪录片;1995年,他以电影《幻之光》(Maborosi)转向虚构类长片。该片讲述一名女性从丈夫的自杀中恢复的故事。史蒂芬·霍尔登(Stephen Holden)在《纽约时报》撰文,称其为“有着惊人视觉冲击力和情感深度的生动诗篇”。The seed of “Shoplifters,” Mr. Kore-eda said, came from a news article about an entire family put on trial for shoplifting in Osaka, Japan’s third-largest city. And after making “Like Father, Like Son,” he wanted to further explore the theme of family beyond blood bonds.是枝裕和说,《小偷家族》的种子源自一篇关于日本第三大城市大阪的一家人因偷窃被审判的新闻报道。在拍完《如父如子》之后,他想要进一步探索非血亲家庭这个主题。In Japan, he said, “people still put a big emphasis on blood ties and family bonds,” a fixation that he sees as sometimes unhealthy.他说,在日本,“人们仍然相当强调血缘和家庭纽带”,这种固恋在他看来有些病态。Masahiro Yamada, a sociologist at Chuo University who has written about Mr. Kore-eda’s films, said that “Shoplifters” was a rebuke of the traditional view of the Japanese family, where only blood relations can be trusted.曾写过是枝裕和电影评论的东京中央大学(Chuo University)社会学家山田昌弘(Masahiro Yamada)称,《小偷家族》是对日本家庭认为只有血缘关系才可信赖这一传统观念的谴责。“There are many families whose members don’t communicate or interact well,” Mr. Yamada said. “But the mock family members in the movie care for each other more than some real families.”“有很多家庭的成员之间没有很好地沟通或互动,”山田昌弘说。“但影片中假装一家人的家庭成员却互相关照,胜过一些真实的家庭。”In their own way, Mr. Kore-eda’s movies offer slivers of optimism as well as moments of impish humor. But does he still have hope for his country?是枝裕和的电影用它们自己的方式,呈现出些许乐观,还有顽皮的幽默。但他对自己的国家还抱希望吗?He paused for several beats.他停顿了几秒。“I have not thrown away hope,” he said.“我没有放弃希望,”他说。本文最初发表于2019年2月8日。Hisako Ueno对本文有报道贡献。Makiko Inoue对本文有研究贡献。翻译:李建芳、Shuhua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Source: 孤立、隐形和麻木:是枝裕和电影中的日本阴暗面
8
北上广没有爱情解药,他们到杭州找

谷雨实验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谷雨实验室(ID:guyulab)


,作者: 徐婷。编辑 :王波,运营:张琳悦、任倩,校对:阿犁,统筹:王波





这些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逃”往杭州的人,慢慢给了自己答案。“一生挺短的,能好好爱自己,爱一个人就很不容易了。”

生于1989年,李音2019年无法逃避地成为最后一批30岁的80后。

江西的小山村里长辈们显然比当事人更焦急。“你虚岁已经31了,再不生,以后想生都生不了。”除夕夜,李音和七大姑八大姨围在一起烤火,对面五十出头便当上奶奶的姑妈,吐出两片瓜子壳,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并在“31”上加重了语气。李音感觉像被人用针扎了一下。

谈恋爱、结婚、生孩子,是她从上海“逃”到杭州之后的两年里,一步步被催的流程。

因为某种被剥夺感和越来越近的年龄分界线,李音最紧迫的焦虑变成了“三十而立,立不起来怎么办”。她选择离开充满光怪陆离的欲望与梦想的上海。

换到一个第一朵桂花开了也会上报纸头条的城市后,西子湖近在咫尺,生活节奏慢了下来,恋爱的隐形成本也降低了。出于对安定感的诉求,或是排遣孤独的需要,部分曾经不敢爱的年轻人,在这里飞速将在北上广深被“剥夺”的婚恋纳入人生规划。

 “事业暂时没有进展,那就先成个家,把婚结了,至少抓住一头。”这是李音的姑妈们的论调。一些时候,这些人生中理所当然的东西,成了对某种认知危机和社会大环境压力的回应。

但爱情和婚姻是解决危机的手段吗,而青春和三十岁又是它最后的期限吗?

 1

 “你招聘那么多人,请问招男朋友吗?”对话框弹出来,是叶远的消息,附带着一份“简历”。“技能点包括家电维修、电脑清理、抢票、打扫等。提供各种照顾服务,端茶倒水喂药等。薪资期望为0或小于0……”在办公室里,李音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她刚从上海来到杭州三个月,在滨江一家公司任HR。

这是2017年元旦刚过的事,他们刚认识一周,但感觉有说不完的话。因为明确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叶远很果断,不再像二十出头时,犹豫纠结,反复试探。他三十已过,在北京生活了8年之后,结束漂泊,回到故乡。

和他一样的年轻人还不少。他们以杭州这座经济与自然环境均不错的二线城市,作为逃离一线城市之后的人生避难所和安居之地。

朱迪也是其中之一。她从北京到杭州,为了爱情。“2019年,我就28岁了,差不多也该结婚了。”

此前,她在北京一家教育机构工作,男朋友是高中同学。两人同为北漂,在庞大的城市里偎依取暖。这是北京爱情故事通常的模板。从她所住的丰台,到对方工作居住的后厂村,见面难度简直不亚于异地恋。

这种日子似乎看不到头,但年轻人的职业发展似乎很快就要见顶了。2018年10月,租住的房子临近到期,房东告知不再续租,要求她立即搬走。朱迪生出了离开的念头。

男友曾经来过几次杭州,对这座互联网发展势头迅猛、“已然网红”的城市很有好感。既有工作机会,安顿成本对两个从农村到城市的第一代年轻人而言,尚未飙到不可接受的水平,这里成了最后的选择。

朱迪勇敢地先男友一步,来杭州求职。尽管杭州之于她,是一个陌生程度并不亚于北京的城市。从一个陌生城市到另一个陌生城市,真能找到所谓的安定吗?她内心充满彷徨与不确定。从北京到杭州的高铁上,朱迪对着男朋友哭了一场。

经过一个月的奔波、面试,朱迪降薪3000去了杭州一家国际教育机构。生活节奏的确慢了下来,一天之中,除了睡觉之外只有60%的时间用于工作,这在北京是不可想象的。她开始跑步,规划业余生活,还没来得及对杭州的生活建立起好感。2019年年初,杭州长达39天没有太阳。“鬼城市,待着都要发霉了。”朱迪反感地说。支撑她生活的,除了工作,就是等待男朋友来杭,爱情和未来成为“安定感”的来源。


对一些人而言,在三十岁上下,稳定的家庭开始变得迫切。


“花个几百块钱就能脱单,你在北上广,敢想吗?”在武汉大学浙江校友会单身群群主麦姐看来,杭州是一座年轻人爱得起的城市。免费开放的西湖,半个月都爬不完的群山,以及周边星罗棋布的便宜景点,大大降低了年轻人恋爱的隐形成本。

麦姐热衷于给人做红娘,2012年开始,她平均每年能撮合5对情侣。2018年春节前夕,有人跟她说,不如你单独建个单身群,为年轻人做媒。一年的时间,这个群从二三十人,已经到了170人。在她的感知里,从北上广来的三十上下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

麦姐兴奋地讲起了去年一对情侣“坐火箭”结婚的故事。两人在她的撮合之下,认识两周相恋,两个月拍结婚照,三个月官宣领证,四个月举行婚礼。她去湖州参加婚礼时,还没开口,女孩的妈妈指着她说,“你是麦姐吧,我女儿经常提起你!”





△ 春日西湖边,一对情侣在拍婚纱照。图片 | 张卓





 2

在火急火燎地相爱之前,这些人在北上广的人生是另一副光景。

年岁渐长,那个传说中的“30岁”怪兽一步步逼近。除了事业没有明显的突破,生活也在大城市里如浮萍,自然无法承载可以作长久打算的爱情。

杭州人叶远是在梦里感知到那只怪兽存在的。连续三天,他躺在西直门附近筒子楼里10平米小单间单人床上,都做了一个同样的梦。考试结束铃响了,他却还有整页试卷没有写。

梦是从2014年11月杭州人才市场给他连发了三四条短信后开始的。通知说,超过28岁后,人才市场将不再托管户口和档案。半年前,叶远刚过完28岁生日。之后几天,他感觉身体里多了某种倒计时装置,一步步逼近自己无法掌控的结果。“像是人生有一个死线在催逼着。”

在北京上了四年学后,叶远在后厂村的大型互联网公司工作了四年。公司无法解决北京户口,他只好将户口卡和黄色牛皮纸袋装着的一叠档案,寄放在故乡的人才市场。

买房、结婚暂时还不在他的考虑之列,生活的临时感,以及高企的房价让“家”看起来很渺茫。户口的实际意义依然模糊,但似乎已经成为他不得不解决的事。猎头找上他,说有一个杭州的机会时,他刚刚经历第三次被梦急醒。11月底,他离开了北京。

朱迪离开,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摆脱充满临时感的生活。

她买好的紫色麋鹿墙贴上墙不过一个月。那时她情绪焦躁,教育行业没有互联网行业的高薪,工作强度并不比互联网公司小。除了睡觉之外,工作占用了她每天90%的时间,不多的约会也经常被推迟至深夜。

到北京不到两年,她搬了三次家。一开始在闺蜜家借住,后来住公司宿舍,最后为了有点私人空间在丰台合租了一套小两房。

印有紫色麋鹿的墙纸,特别梦幻少女,买来为了遮住墙上一块黑色斑点。黑斑多次擦洗,始终弄不掉。一直觉得是短暂落脚,原本恋家的朱迪始终拖着没管它。说了很多次的衣柜置物架,她也一直没有下决心买。大半年后,朱迪终于忍不下去,“房子是租的,生活不是租的”。

她买回了那张墙贴和置物架。2018年10月,房东突然通知房子不租了。工作和生活的双重压力之下,朱迪突然觉得再换一份工作也无济于事,“除了频繁跳槽,最终也并没有留下什么”。

 “一切都是临时的”,离职的最后一天,朱迪依然加班到晚上九点多。许多生活用品,最终都被她送给了朋友。

相比之下,陈卓走得心有不甘。梦想之城里,他曾有过梦想,也有过爱情。

从天津一所大学毕业后,他到了北京工作,那是奥运会的前两年。二十出头,在中国排行前十的会计师事务所工作,他尽管囊中羞涩,但人生显得生机勃勃。他的野心不止于此,打算考人大法律系的研究生,一心想要留在北京。

他和女友住在人大附近,一栋有名的群租大厦的隔断间里,身无长物,家徒四壁。六七平米的空间只能放下一张小床,一张小桌子和一个箱子。在希望掩盖所有痛苦的岁月,他们几乎没怎么考虑婚姻,“有什么比二十出头的贫穷更理直气壮的呢?”

和他的人生一样,他身后的北京也处在一个昂扬的上升期。“北京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明朗的旋律从大街小巷的商店里飘出来。地铁在紧锣密鼓地修,公交开始降价,很多地方都能看到招募志愿者的广告,王府井、前门、故宫里,外国面孔越来越多,“每一天我都感觉,北京正在成为世界的中心”。

2007年,陈卓提前上网抢了很多奥运会门票,田径、沙滩排球、现代五项等。2008年夏天,他和女友在鸟巢里看了一场今生难忘的比赛,男子4*100米接力赛,“牙买加飞人博尔特在那儿打破了世界纪录”。

那是北京和他的高光时刻。陈卓最终还是没能在北京安家,他没有考上人大研究生,最后也与女友分手。北京的房价步步攀升,涨成让人咋舌的天文数字。年龄渐长,他意识到想在这个城市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角落并不容易,爱情和安定无从谈起。

离开北京去杭州,是在八月底。他住在南二环的胡同里,没有厕所,院子里有一棵石榴树。那时候,石榴已经结果了。他拎着一只小箱子,伸手摘了一颗石榴带走了。

陈卓在杭州办公的地方离西湖不远,灵隐寺附近,院子里种了许多海棠花。有一次春雪,桃花开了,柳树也一片葱郁,他在断桥的人行道上,发现了两颗大爱心。在传说里,这里是许仙与白娘子相遇的地方,同船共渡,一个要去钱塘,一个要去清波门。几公里之外,就是经典爱情故事里梁山伯与祝英台十八相送的长桥。长桥实际不足5米,两人在桥上来来回回,依依惜别。他发现, “杭州是一个充满了柔情的城市” 。





△ 杭州一家超市里,情人节前夕,用小番茄拗出的心形造型。 图片 | 张卓


 3


而北京不同。


在那里,叶远会有参加不完的聚会,他们面红耳赤地谈论互联网创业的机会,以及道听途说的成功故事。

刚回杭州时,孤独不可避免。他熟悉西湖所有星巴克的位置。最孤独的时候,一个人坐车去,吃一碗真功夫又坐车回来。与李音相识后,爱情成为他们平庸乏味的日常生活里的糖。

之前,叶远是不折不扣的IT宅男,很少旅行,也没有“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想法。李音是狂热的旅游爱好者。最近一年多里,他们一起飞了上万公里。最疯狂的一次,叶远在因高反发烧一夜之后,拿着氧气罐跟李音到了拉萨。两人还顶着熏人的臭味,去看了天葬。成群的秃鹫在灰白色的天空盘旋,其中一只还停在了李音的脚边,这令她难忘。

“至少在感情层面,我们还没有进入‘中年’。”李音说,叶远和她不止一次谈论过中年危机,某种意义上,有活力的感情的确帮他们对抗了生活的疲惫感。

2018年夏天,他们自驾游。此前,叶远在团建玩水时胸口被人意外地踢了一脚,一直隐隐作痛。仓促回杭州后,次日两人同时发烧,只好都折腾去医院。

“那个下午,我有种孤独感被治愈的感觉。”李音说,“生病的时候,更容易体会到恋爱的好处,即便不解决实际问题,陪伴和关心也挺需要的。”靠近30岁,她能明显感觉身体机能在退化,熬不动夜、脱发、感冒恢复慢……这些是年龄带来的,最现实也最直观的危机。

对另一些年轻人而言,在三十岁的关口,爱情和婚姻是在完成某种“成人礼”。陈俊在杭州城西的互联网公司任职,2016年年底从深圳来的杭州。作为山东男人,他认同一种观念,结了婚才算成熟了。

2018年,他和在深圳的研究生同学恋爱了。9月,他飞去深圳,陪女友度过了30岁生日。“平均每两三天,结婚就会出现在我们的聊天内容中。”陈俊不得不面对这个令他很苦恼的问题。杭州的工作处在上升期,公司的期权也尚未兑现。“但我也不能耽误她的青春是不是,那不就是渣男吗?”

“得到一些东西,总要失去一些。如果结婚,我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吧。那种孤独感,我们都受够了。”陈俊打算拿出积蓄,再找朋友借些钱,到深圳买房,并且开始留意深圳的机会。“就算是给自己贴金吧,我觉得自己开始有担当,敢承担责任了。”他喝完玻璃杯里的酒,笑着说。





△ 杭州草莓音乐节上的“love stage”爱舞台吸引情侣们驻足。 图片 | 张卓


 4

人到一定年龄的所有困境,会因婚恋状况的变化迎刃而解吗?

李音曾和叶远闲聊过这个话题。“王子和公主结婚了,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这是很多童话的套路,偶像剧都只拍到男女主结婚为止。”李音调侃说,“结婚之后,还可能有小三插足、不孕不育、七年之痒。”

大年初一晚上,她和父母围着火炉谈天。李音希望父母能有自己的生活,有生之年多出去走走,比如春天可以去杭州旅行一趟。“你结了婚、生孩子我再去,否则我去干嘛?”母亲偏过头,摆摆手,咄咄逼人地说。

尽管感情稳定,李音并没有立即结婚生子的打算。这些逃离北上广的年轻人,感觉在一线城市的困境,并未因城市的变化而完全消失。

压力首先来自小区门口的房产中介,沿街的橱窗里,展示着周边小区的房价。李音所在的片区,均价5万,“已经与北上广平起平坐了”。

杭州的竞争压力并不比北上广小,至少在互联网公司是如此。2018年12月底,叶远持续两周每天工作到凌晨一点半,有天甚至到了3点。李音起来上厕所,瞥见书房里叶远正把键盘敲得噼叭作响,幽蓝的屏幕映着一张长满胡茬的脸。第二天,叶远回来告诉她,在路上遇到调去其他部门的同事,他盯着自己看了半天,突然惊呼:“你皱了!”

李音有位同事,33岁,事业遇到瓶颈,总希望用婚姻来补偿人生的失意,“他总说,人到三十,就算事业一事无成,家庭有成也不错。”结果并不顺遂,三年谈了两场恋爱,最终都潦草地结束了。

但爱情真的只能是青春限定吗?春节期间的经历让陈卓对爱情产生了新的想法。陈卓是在母亲的新老伴家过2019年春节的。父亲去世几年后,61岁的母亲在2018年找了一个71岁的老伴。老头有三个儿子,他们在除夕夜展示了东北人的热情,一杯接一杯地和陈卓喝酒,“半夜走路都晃”。

初一、初二和初五,早上6点多,老头不厌其烦地冒着零下二十多度的低温,打车五六公里来给陈卓的妈妈送早饭,一天是蚕蛹,一天是亲手卤的牛肉。陈卓躺在床上,听着两位老人在客厅说话,“我爸去世后,这种场景就没有过。准确说,即便我爸在世的时候,这种日常的温暖也屈指可数”。

陈卓甚至有点羡慕这种温情,“老了再相爱,也是好事吧,因为每一天都很可贵,所以更加珍惜对方。年轻的时候才不会这么想。”谈及婚恋时,他有种“哲学家”的味道。

在从东北老家开往南方的火车上,陈卓发来一条微信消息。“其实生不生孩子,甚至结不结婚都不重要。一生挺短的,能好好爱自己,爱一个人就很不容易了。”

2018年春天的一个周末,李音和叶远在南山路散步。西湖边的柳树已经发芽,人潮如织。“拍过《24帧》与《如沐爱河》的伊朗导演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生前有一部未完成的电影,就叫《杭州之恋》。2015年的时候,他就开始筹备了,但第二年,他便因为癌症去世了。”两人闲聊时,李音突然说。

“那好可惜。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把它拍完。”叶远没有看过阿巴斯的任何一部作品,停顿了片刻,轻声说。

有些时刻,李音觉得,爱情就像那部可能出现但并没有来的电影。它只能是人生的礼物,不会是解药。不管在散发着“焦虑”气息的北上广,还是在散发出“柔情”气质的杭州。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谷雨实验室(ID:guyulab)


,作者: 徐婷。编辑 :王波,运营:张琳悦、任倩,校对:阿犁,统筹:王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Source: 北上广没有爱情解药,他们到杭州找
9
【虎嗅晚报】传字节跳动90亿收购大钟寺中坤广场;弹幕以后要先审后播

Cuba Libre





                   
晚上好。

周五啦。先预祝周末愉快!接下来还是虎嗅晚报时间。

今天的大新闻之一,可能就是滴滴承认裁员,宣布过冬了:

滴滴要过冬

在今天上午滴滴召开的月度全员会上,程维宣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2019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不过,在“关停并转”和裁员的同时,2019年滴滴将在安全技术、产品和线下司机管理及国际化等重点领域加大投入,继续招聘2500人,2019年年底员工总人数将和去年底的13000人持平。更详细的内容在这里:《
滴滴“倒春寒”:裁员15%,亏损重回百亿量级
》。

程维今天下午还在朋友圈表示,一路“八十一难”的经历才是求取的真“经 ”,不忘初心,接受挑战,承担责任。




裁员潮盛传了那么久,终于有人承认裁员了。


今日头条90亿买中坤广场用来干什么?

据投中网今天的报道,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花90亿元收购了北三环内的大钟寺中坤广场,此次收购通过第三方公司完成。今日头条方面还没有回应。

据了解,目前字节跳动并没有统一集中的办公地点,总部位于中航广场,办公区分散在知春路沿线、中关村、五道口等十多处。而大钟寺中坤广场就位于中航广场后面。




下面这对CP还在“不予置评”:

阿里牵手麦德龙?

今天有消息称,阿里正在与麦德龙公司展开谈判,有意收购这家德国零售商旗下中国业务的一部分股权,谈判仍处于初期阶段,未来存较大不确定性。还有消息称,在“收购”大润发前,阿里就与麦德龙有过洽谈,只是阿里之后“收购”大润发,让麦德龙与阿里的那次谈判暂时结束了。

但对此事,阿里和麦德龙都表示“不予置评”。





外资超市在中国的站队也站的差不多了。

阿里又造了一个云计算数据中心

根据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政府官网信息显示,阿里巴巴云计算数据中心余杭开发区项目位于开发区北部塘栖镇泉漳村,项目占地总面积100391平方米,竞得价为7530万元。据悉,该云计算数据中心投资总额不低于92036万美元(约62亿人民币)。

  

阿里巴巴云计算中心目前已在包括中国(华北、华东、华南、香港)、美国(美东、美西)、欧洲、中东、澳大利亚、日本等全球众多国家和地区开服。




关于云计算的战争,好戏还在后面。

弹幕以后也不是想发就发了

根据《人民日报海外版》的报道,近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和《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对短视频的发布者和平台方提出详细要求,其中一大亮点是将“弹幕”划入“先审后播”的范围,进行“实时管理”。

且发且珍惜......

4G时代可能也要一去不返了:

电信5G电话卡来了

近日,SOHO中国与中国电信举行了5G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在签约仪式上,中国电信还送了潘石屹国内首张5G电话卡,该号码使用的仍然是中国电信传统的133号段,尾号是0001。




5G时代都要来了,信息安全这件事还不能保证:

深圳面部识别公司疑存在数据泄露问题

根据亿欧的消息,2019年2月13日至14日(PST),外国黑客、荷兰非盈利机构GDI基金会网络安全研究员Victor Gevers在其Twitter上连发六条消息,称其发现中国一家面部识别公司SenseNets存在数据泄露问题。他们的业务IP和数百万人跟踪数据的记录完全可供任何人访问。

GDI网络安全研究员Victor Gever发现的这个数据库,包含超过2.565.724个人的个人信息记录,信息内容包括身份证号码(签发和到期日期,性别,国家,地址,生日,通行证,雇主以及他们在过去24小时内路过摄像头的位置。




这里还有一则过往事件追踪:


长生生物的案子调查到哪步了?


据新浪财经,长生生物一案经过公安机关两次补充侦查,已经于1月22日移送长春市检察院审查起诉,1月25日开始接待辩护律师。公司董事长高俊芳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受贿罪、挪用资金罪已经移送市检察院,将于3月9日前与生产销售劣药罪一并移送到市法院。

论怼友商,雷布斯第一

雷军今天在微博上透露,即将发布的小米9将搭载高通最新旗舰芯片骁龙855,并强调是“真·首发”。据了解,小米9将搭载高通骁龙855芯片。而骁龙855是800系列近年来最大幅度的一次升级。

之所以说是“真”首发,应该是雷军在讽刺去年12月宣布发布了搭载高通骁龙855芯片的Z5 Pro 855版本,但并未对外发售。

在怼友商方面,雷布斯今年真是卯足了火力......







打LOL的朋友请挥动你们的手

澳门科技大学招生信息显示,该校在2019/2020学年将招收电子竞技特长生,具体要求是:英雄联盟国服一区钻二段位以上,王者荣耀王者段位以上。

爸妈不让打游戏的小学生请收收好,用的上。




国外这一天都发生了啥:

美国人民最喜欢迪士尼了

TechWeb今天的消息,据国外媒体Apple Insider报道,在美国MBLM机构的年度“品牌亲密度”研究中,美国电影电视娱乐巨头迪士尼首次取代苹果荣登榜首,该研究衡量了消费者对品牌的情感依恋程度。

MBLM表示,迪士尼之所以做得好,是因为它的怀旧情结,以及它与男性和女性以及不同年龄段人群之间建立的牢固联系。与此同时,该机构解释说,由于“广为人知的失误和消费者对电子产品的疲劳”,苹果品牌“失去了一些光彩”。

苹果着实需要加加油了目前。

无人驾驶公司大盘点

根据
新浪科技
的报道,近日,加州DMV公开2018年度全球62家无人驾驶公司在加州的路测数据。该数据显示,美国公司整体领先,中国团队紧跟其后并赶超迅速,而其他国家已明显落后美中。

榜上有名的中国公司包括AutoX、Baidu、Pony.ai、WeRide。




阿丽塔来了,留给《流浪地球》的时间不多了?

詹姆斯-卡梅隆新作——历时二十年打造的科幻视效巨制《阿丽塔:战斗天使》今天发布了“维塔视效”特辑,同时曝光了一组“机甲之美”海报:




同样是主打科幻特效,和正在热映的《流浪地球》撞了个满怀。新一轮票房厮杀来了......


最后,这漫长的开工第一周终于过去了,再祝周末愉快!晚安。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Source: 【虎嗅晚报】传字节跳动90亿收购大钟寺中坤广场;弹幕以后要先审后播
10
美国誓将就阿富汗撤军与盟友合作

沙纳汉表示,特朗普政府正在探索结束其耗时最久战争的所有可能性,他对此感到乐观。(法新社)
                   
           
                   
                   
                       
                            五角大楼高级官员表示,美国不会单方面削减其在阿富汗的部队人数,并承诺任何行动都将与盟国充分协调。
14日,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与北约国防部长首次会晤后对记者说:“不会出现单方面的军队削减。”
“这是其中一条信息:它将得到协调。我们会一起。”
沙纳汉说,他告诉北约方面,由于西方寻求政治解决,美国领导联盟将共同努力,增加对塔利班的外交影响力。
“我们谈到的是,我们如何加倍支持阿富汗国防和安全部队,给塔利班施加更大的压力,”沙纳汉说。
自去年以来,美国官员在卡塔尔和其他地区国家与塔利班进行了几轮会谈。
上个月,在多哈举行的上一轮谈判结束后,塔利班和美国都对这一进展表示欢迎。
有人担心美国军队数量减少可能会阻碍北约盟国的行动,因后者依赖美国航空和后勤支援。
北约高级军官,美国将军柯蒂斯·斯卡帕罗蒂说,他没有得到撤军的指令。
他告诉记者说:“我没有得到这样做的指示,或这样做的指导,或领导它的决定。”
约一半的美国部队是北约任务团的一部分,该任务主要是为阿富汗部队提供建议和训练。北约任务涉及来自其他38个国家的约8000名士兵。
另一半美军参与了“反恐”任务。基地组织和ISIS都在阿富汗。
应要求,美国军队向阿富汗军队提供空中力量或与塔利班进行战斗,塔利班每天都对阿富汗士兵和警察进行攻击。
在被美国领导联盟推翻17年之后,塔利班控制,影响或占领了近一半的国家。
上周,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情咨文演讲中表示,将减少目前在阿富汗的约1.4万名美军,并重新“重点关注反恐”。
塔利班谈判代表将于2月18日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会见美国官员。
13日,塔利班的一份声明表示,多哈会谈将在2月25日举行。

Source: 美国誓将就阿富汗撤军与盟友合作

-

Forex Forum - Learn Forex/ 外汇信号 / إشارات الفوركس / Форекс сигналы / สอนเล่น Forex / Tín hiệu Forex/

-(Blog)-
-
Disclaimer By viewing any material or using the information within this site, you agree that it is general educational material whether it is about learning forex online or not and you will not hold anybody responsible for loss or damages resulting from the content provided here. Investing in financial product is subject to market risk. Financial products, such as stock trading and forex, are very speculative and any investment in them should done carefully, desirably with a good personal risk management. Forex trading, Stock Trading and commodity specultion have big potential rewards but also big potential risk.

Prices movement in the past and past performance of certain traders are by no means an assurance of future performance or any forex market or stock market movement. This website is for informative and discussion purpose in this website only. No one here can makes no warranties or guarantees in respect of the content, whether it is about forex trading or not. Discussion content reflects the views of individual people only. The website bears no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ccuracy of forum member’s comments whether about learning forex online or not and will bear no responsibility or legal liability for discussion postings.

Investment tutorial, opinions and comments presented on this website do not represent the opinions on who should buy, sell or hold particular investments,forex currency pairs, or any products or forex courses. All investors should conduct their own independent research before making any decision.

The publications herein do not take into account the investment objectives, financial situation or particular needs of any particular person. You should obtain individual financial and forex trading advice based on your own particular circumstances before making an investment decision on the basis of information about forex and non-forex matter on this website.

As a user, you should agree, through acceptance of these terms and conditions, that you should not use this forum to post any content which is abusive, vulgar, hateful, and harassing to any forex traders and non-traders.